用户登录投稿

中国九游会j9协会主管

《十月》2021年第5期|李郁葱:风吹时(组诗)
来源:《十月》2021年第5期 | 李郁葱  2021年10月14日08:45

李郁葱,1971年6月出生于余姚,中国九游会j9协会会员,现居杭州。1990年前后开始创作,文字见于各类杂志,出版有诗集《此一时 彼一时》《浮世绘》《沙与树》《山水相对论》,散文集《盛夏的低语》《江南忆,最忆白乐天》《一半勾留是此湖》等多种。曾获李杜诗歌奖等多种荣誉。

 

夜鹭

它知道那些细微波纹下的事物

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漂荡里,一些看不见的

东西:山岚的清澈,依附于游动之鱼

当我拥有这喧嚣和寂寞,双重标准的

风,沿着这条河漫步下去,

十公里的地方,如果有幻视之光

 

我躲藏在这夜鹭的视野里,俯冲

直到从那淤泥之上抓住月光般的皎洁

并不能听懂这陌生夜行人的唠叨

一道未启之门,隐秘之河的流动

我们愚蠢而又疯狂的言语,它塑造

一个冬夜的大脑,比我还要衰老了的智慧

 

河是水流动着的皮囊,给予它命名

从空气和大地之间雕琢出来

又受制于这样的轨迹,在拓宽和缩小间

变迁:夜鹭嗅到了它的气息,

去抓住,去爱,去倾注下那疲倦了的

那孜孜不倦于影子般循环中的交换

 

风吹时

风吹时,或许有微微的感触

像枯枝从春天脱落

来自于记忆的镜子,当风在幽暗中吹

 

谁把自己埋入在风中,埋入在

往事的寂静里,谁寂静如一阵风

从上一年的废墟中建筑起一座新的庭院?

 

万家灯火,似曾相识的燕子

但旧时巢穴已被废弃

风吹时,它看起来多么凌乱

 

这些风,收藏了我们孤独的泪水

也收藏我们的欢笑,并让他们

在吹过我们时有着扩散的涟漪

 

这风占据了我们,好像我们

就是它的替身,就是它所吹过的

那阵风的本身:没留下任何痕迹

 

从河面上掠过的麻雀

如果飞得更低一点的时候

它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像是

这春水藏起了它们的脸庞

这小小的火,在树枝上,

在屋檐下,在广阔的大地上

它是一缕虚无的风

吹过我们的波澜不惊

 

像那些钓鱼的人,水面之下

需要更多的耐心——

水在不断中加深,而非改变

在时间的雕刻之手中

它们在暗流静探里,犹如

一个深渊:麻雀看见了那张脸

突然飞起,它被自己所惊吓

 

三五成群中,它的孤单

不是数字里的孤单,而是

镜子的孤单,在那种反复的映照里

那种被鹰所抛弃的聚集

一条宽阔的河面之上,一个

在陡峭间形成的地域,在麻雀的

后退中,呈现出这城乡的地貌

 

在荒废了的码头上,早已有植物葳蕤如锦

放弃是一种占有,在月亮

没有从潮水中涌来之际,有鸟的叫声

灌满我们满是尘垢的耳朵,像是一种洁净?

不,只是短暂的沉溺,草叶在风中摇摆

要描绘出风的形状。但很快就愈合

在圆月出来之时,垂钓者

能够看到那些浮动,暗处的鱼

在相互的指引中垂涎于诱饵——

致命之隙,这悲剧不知不觉,也带来

那沉默不语者的喜悦。而一旁,两小儿

辨认着那些植物的名称在春天统一为绿

他们不知道:秋日时它们的枯黄却深浅不一

那时它们会空出这个码头,就像曾经的

喧嚣,斑驳在一条江的开阔处

它曾经存在,曾经是一个主题

负担着我们视野中的大多数。被放弃后

让春天重新占据这片土地,但那些飞鸟

漠视了这些变化,它们引吭高歌

似乎在赞美这些来去之间的风

那些来过的人转眼也就消失的人,

他们的赞美,他们的抱怨,裹在一阵风里

 

瘦削或者圆满,它始终

在我们的记忆里,或者略低于尘埃

 

这在注视中被传说了许多年的荒凉星球

它有真实的虚无,阴影密布于

 

我们持久的仰望中:仅仅是出于想象?

那些土壤提醒了我们未来的晕眩

 

那些空中蜃楼,那些伐树的气息

在上一年的枯燥中似乎得到岁月的垂青

 

但并无芳香满怀,它有无数个循环

从上弦过渡到下弦,周而复始

 

像是看不见的引力所带来的潮汐

人们出生、去世,在肉体的繁衍里

 

携带着遗传的密码,如果我们从睡眠中

睁开眼:床前明月光,但它的亮度

 

来自于往昔?还是在我们

视而不见之处?它,一块巨大的石头

 

餐桌,有枯山水居其中

旋转如枯竭,餐桌上的落日

恰似那巨大的虚无:

饕餮者潮涌般的胃口,

完成一个仪式。孤独如烹饪了的鸽子

再不能传递讯息如蚁之美瞳

 

江山万里,在那长久的枯燥中

陷入到无趣。我们丰腴的言辞

在碗筷之间削薄,美食

甚于思想的繁茂?觥筹交错里的谈吐

卷起千堆雪?鸽子可以消失,像它的俯瞰

 

想象的山水,美学的明信片

蚌病后的草蛇灰线。珠泪欲滴

迟来者点缀在红烧之鱼突兀的眼球里

 

不用手便能流动,舌底生津

直到它触手可及。

掩饰住我汹涌的咀嚼之意

鱼能够回到水中徜徉?而水意氤氲

流过阴影中的斑驳,如果我们正襟危坐

侧着耳听这山水的碰撞:象征?

 

或只是吹来空调的风

夏日,沉没于这房间中的凉爽

当沟沟壑壑能够铺陈出简洁

却是在烦琐的反复里,为我们

提供一角庭院:假的,也有着美之敞开

 

请,请模仿这山水;请,请接受这失去;

请,请把这鸽子的骨骸磨碎:

或让它记得飞之愉悦,和飞之形状